Written after watching <the artist is present>

Marina abramovic,太多话题性,太具震撼力,即使是隔着电脑屏幕都能感受到她的能量。

她和ulay的故事,让多少人赞叹,惊讶又唏嘘不已呢?

第一次看到她的作品就是她和ulay的对视场景,想一想都让人觉得充满了期待,分别十几年后的恋人再次相聚的场面,就像拜伦的诗:If I should see you ,after long year, how should I greet, with tear, with silence. 而之后的场景仿佛也就是这两句诗的重现。Ulay 微微的摇着头,仿佛在怀念,在放下,在让自己变得轻松起来。而坐在对面的Marina ,先是微笑,然后哭泣,然后向昔日的爱人伸出双手,两人双手握在一起,好像终于释怀和原谅。

他们的爱情是一个传奇,两人一见钟情,同一天生日,相似的创作理念,相爱12年,一起疯狂的创作……这一切的一切连起来都仿佛是某种命中注定,仿佛彼此真的就是彼此在这个宇宙当中失散的另一半,正如他们的作品,他们本应是共生的一个个体。Marina在看到昔日和爱人住的那辆车,忍不住哭了,她说和他在一起,带着他们的狗,那就是她的整个宇宙。

The lovers 是他们关系的终点,这个历时三个月在长城上完成的作品也标志着他们关系的终结。是的,是关系而不是爱情,我相信他们一定是爱着彼此的,从青年到暮年,可能这种爱情会延续一辈子,但只是拥有爱情已经不足以让他们维系这段关系了。正如他们以前的作品当中所表现的男女之间的差异和冲突,互生融合而又二元对立,我想这些问题他们只是提出来了,证实了它们的存在,却并不能完全的解决它们。

而当伴随这些艺术作品而来的名利、地位冲击着这段关系时,它就更容易崩溃。后来那段两人对薄公堂的事情正是让人唏嘘不已的地方。

你会发现,在这样一个充满了干扰和各种因素的世界上追求纯粹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甚至这件事情的提出本身就是带有英雄主义的。我想这也是Marina为什么感动我的地方,她所有的行为:完全裸体被人观看;让大家拿着枪拿着剪刀对她的身体肆意妄为;用刀在自己的身上划出五角星;用鞭子抽打自己;用所有的能量去和每个人对视……一次次挑战着身体的极限,也一次次地将自己完完全全地献给观众。在这场“对视”的表演艺术当中,她更是像极了耶稣,她有她必受的苦难,她也有她必尽的责任。三个月的时间,从春天到夏天,她要每天静坐不动七个半小时,还要每一秒钟都完全集中的和每个人对视,这是一场修行,而且是一场苦修。她并没有什么非做不可的理由,但更加无法拒绝的理由是这就是一项使命,一项冥冥中告诉她的她必须要做的事情。

她的前任丈夫说,第一次见Marina的时候,他以为她爱上他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爱上了全世界,爱上了所有人。想象一下,她就坐在那里,全然的专注,当你坐在她对面是,她的眼神全部都只属于你,甚至没有了她自己,当你看着那样纯粹的一双眼睛,仿佛是来自神的注视,圣洁纯粹,全然的关注你的喜乐,全然的倾听你,你可以在这样的目光前完全地释放你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样的时刻,在你的生命当中有过几次?所以很多人可能是在那样的对视里才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被爱吧!这就是Marina追求的纯粹,purity,她做到了!可是还是有一些让人悲伤的部分提醒着我们存在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那些不怀好意带着机器屏幕坐在她面前的人,那些散步的纸片让我们看到了这些恶意。就算是为人类的原罪殉道的耶稣,也不见得就得到了所有人的爱戴和理解……


当她卸下所有的防备愿意以一个最脆弱的姿态存在在你面前时,你将如何回应?以爱、以感激、以同样的脆弱和不设防?还是以鄙夷,以不屑,以深深的恶意呢?

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评论

© Bramasolo-七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