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包张君雅想到的

文/七海


每次提到台湾的小吃,总是少不了那些大包小包的“张君雅”,何许人也不知道,但她风靡小吃界是一定的了。今天看到有人发了“张君雅”的照片,又让我不由自主仿佛回到了在垦丁的那个晚上……


我们住的民宿有几个年龄差不多的男生和女生,一问才知道他们都是来这家民宿做义工的,有一对年轻的情侣还在上大学,因为喜欢这里,所以几乎每个暑假都会回来赖在老板娘的民宿里,美其名曰做义工,当然少不了蹭吃蹭喝。另外两个女孩则都是工作了的,在换工作的间隙来做义工也算换换心情。和我同行的两个旅伴因为第二天要租“摩的”出门,被老板娘找来的超负责的摩的出租老板拉去学骑摩托车了。店里就剩下了我们这帮同龄人,不知是谁提议玩一种德国纸牌游戏“种豆子”,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于是大方的老板娘就去买了一大包吃的回来,有红酒、啤酒还有各种薯片,当然少不了“张君雅”小妹妹。最让人觉得难得的是还有毛豆,新鲜煮的毛豆,据说是邻居送来的呢。这种小吃只有在我很小的时候在乡下的奶奶家才吃过的食物,没想到却在这个异乡的晚上重逢了熟悉的味道。


想象一下那个情景,在台湾最南部的一个小镇子,一个夏日的夜晚,一帮年轻的男孩女孩盘腿坐在铺着凉席的地上,喝着红酒啤酒、一包一包的“张君雅”在手中传来传去,还时不时的将几粒剥好的毛豆放入嘴里。当然还有这个夜晚的主题“种豆子”,一个德国的纸牌游戏,大家会玩是因为以前有会德语的志工给他们讲解过规则。其实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小游戏,你要成为一个农夫去种尽可能多的豆子,也要做一个精明的商人,将收获的豆子卖到尽可能多的钱,最后所得金币最多的那个人为赢家。在交换和售卖的那个环节,你就可以谈判议价,老实的台湾女孩clair每次都是得到最少的金币。而第一盘,初出茅庐的我居然成了最大的赢家,除了谈判技术还有些许的小运气在里面。


当时我可能不会知道就是这样一个单纯可以说没有任何故事的夜晚会成为我的记忆点,让我在很久以后的许多夜晚去怀念那个夜晚。我甚至不记得那些可爱的台湾男孩女孩的名字,那家民宿的名字。但旅行就是这样,你仿佛是一颗来自另外一个轨道的行星,因为旅行,让你与其他的行星有了交汇的轨迹。那些别人看起来再平常不过的瞬间,于你却成了最独一无二的体验,甚至此生无二。留在你记忆里,能刺激到你神经的,不是什么特别的故事,猎奇的体验,而是一种感觉,一些不经意的瞬间,让你感到单纯的时刻,有时仅仅是桥头的落日,脚边的暖风,耳畔的窸窸窣窣,我想这就是村上君说的小确幸吧……


台湾,就是这样一个能时时给你小确幸的地方。




微醺的夜色


两只谈情说爱的猫


时钟敲了十二下


滴滴答答 时间去旅行


脑袋在做梦


脚边的书页安静地睡了


有人经过


温柔的问候 


是彼此相熟的好友


晚了几个世纪的见面


也云淡风轻


2015/10/22

评论

© Bramasolo-七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