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女孩Claire

        台湾整体来说是一个悠闲的国度,从台北一路南下,到花莲,到台东,这种悠闲的气氛就愈加浓烈。而到了恒春,到了垦丁,这个最南端的区域,悠闲自由的气氛也如气温一样,到达了极点。恒春,极小的一个古镇,或许它的出名只是因了那部“海角七号”。这里有一个小广场,午后,人们都穿了人字拖慵懒地坐在那里。湛蓝的天空,各色的房屋,被阳光蒸的有些发亮的柏油马路,每个角度看过去,都是一幅绝美的风景。




       我们住的那家民宿主人是做染布的,一走进她的民宿,浓浓的艺术气息便扑面而来,枕头、墙壁,都是各式的染色花纹。一只黑白相间的日本柴犬跑出来直往我们身上蹭,几个小女孩嬉笑着跑来跑去。大一些的几个女孩,就坐在铺在地面的毯子上聊天看书。


        Claire是就是这些女孩其中的一个,她大我两岁,当时是在这家民宿打工换宿。我坐在她旁边,随意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竟是我最喜欢的那本《托斯卡纳艳阳下》,那本我辗转多次终于买到第一版的书,居然在这里看到了台湾的版本,略有些旧了,可是封面依旧很漂亮。我忍不住跟她分享起来我爱的这本书,我向往的托斯卡纳,田园风光,一大片茂密的橄榄树,自己种菜养花的生活,她听得认真极了,连连说她也喜欢这样的生活,还说一定要去看这书和电影。后来再深入聊一些,我才知道原来Claire之前是在一个育幼院工作,帮那些上班族看护小孩。我当时心想,这不就是保姆吗?毕竟这样的工作,一个大学毕业生是不会去做的。而她辞掉工作来到垦丁打工换宿,也是一时没有新的工作,想体验一下新的生活。

        我向她和另一个女孩请教哪些地方值得去玩,她们没有推荐太多的地方,只是告诉我她们很喜欢去白砂湾看星星。我随口说,我也想看,有机会一起吧。谁知道,这句话真被她记住了,第二天黄昏的时候她发信息给我:我们在白砂湾了,等你来一起看星星哦。收到这个信息的时候,不得不承认我是有些意外的,因为那随口的一答应,却没放在心上,而这个老实的姑娘,却是把它真真切切的记在心里了。可因为我行程安排的原因,还是没能跟她们一起看星星,早早返回了恒春镇。


        那是星期天的晚上,小小的恒春镇子刚好有集市,无比热闹,一路上还看到有祭神的队伍,乐器、人声加爆竹声,响成一片。我一个人混迹在人群中,找了一个当地人问这是什么活动,无奈这里可能神仙太多,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是什么神了。走进我们住的民宿,老板娘她们都出去了,只有一个安静的姐姐坐在楼下,对比着外面热闹的世界,突然觉得一阵冷清。同行的美国姐姐去照顾她的小狗了,而我一个人要在大晚上把行李运到另一个在南湾的民宿。

        去楼上收拾好行李出门的时候刚好又碰到Claire,她问我要去哪里,我跟她说我今晚订了别的民宿,可是离这边有些远,打的有点贵,我准备去坐公交。她几乎没有思考的就说:“我骑车载你过去吧!”我有些意外,毕竟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而我知道她第二天六点订了回台北的车票。我有些过意不去,她却说没关系,就下楼去开车了。我的行李大小刚刚好够塞进机车前面脚踩的空档,可是这样子她的脚就没地方放了,她说没关系的,她可以。后来我发现一路上,她的脚就一直那样悬空着,稍稍一放松就会碰到路面了,我打心底里觉得不好意思。

        一路上,我抓着她的肩膀,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因为戴了安全帽再加上风大,她很难听得清楚我说什么,所以每一次她都会稍稍的转头听我说话,然后每一次都非常认真的回应我。我记得她说,大陆好美,小时候课文里面就学过很多关于大陆的山水,那真是很不一样的风光。我说,你可以来大陆找我哦,我带你玩。她说好啊,我们还可以一起看星星……这个时候所有的灯光和风像失重一样齐齐的退到耳后,这个垦丁的夜晚,突然变得奇妙无比,美丽无比。

        到了我住的民宿,她说她想进去看看是什么样子。哪里知道原来这家民宿的check in 时间是晚上九点之前,而这个时候已经十点了,我只好打电话给民宿老板,他告诉我说半个小时后才能到。我本想让Claire先回去,可她却坚持要留下来陪我等,我说你明天六点还要赶车呢,她笑笑:“没关系啊!我明天一上车也是wu……一路睡过去的,而且我想跟你聊天啊!”她摆了一个睡觉的姿势,非常可爱。


        我问她:“你去台北后有什么计划啊?“她说她其实有三个计划,第一就是去台北的一家工厂工作;第二是搬到台东,因为她觉得她会喜欢台东那种生活;第三还是去育幼院工作。“但是我还是很想搬到台东啊,因为我喜欢台东的生活。”她又接着说。我说,那你去台东做什么啊?她想了想却回答不上来,就说到时候再看那边可以做什么吧。同样是处在毕业期要找工作的我和我的许多同学,我想没有一个人会做这样的决定,就因为我可能喜欢某个地方的生活,就搬到那个地方去先住下来再说。我们总是权衡再三,做出一个最理智的决定。而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呢?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记得,会将这个梦想坚持多长时间…我把这些告诉claire听,她笑得很腼腆,明显她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单纯的想就去做了。我给她提了一些中肯的建议,分享了一些我喜欢的台湾文化创意类的企业给她,她似乎对这些非常感兴趣,而她又是学农业专业出身,我就推荐我最喜欢的“掌生谷粒”给她,告诉她或许可以去那里工作,她说她一定会回去好好了解一下的。在这个简单真挚的女孩子面前,我只希望可以尽自己所能帮她一些,然后我真心的希望她可以实现她简单纯粹的梦想,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分别的时候,claire紧紧的拥抱了我,抱了很久。是那种你能感觉到力度的拥抱,有些笨拙却十分正式,绝不唬弄的拥抱。而我自己呢,在与别人分别的时候,都是十分短暂有些应付的拥抱,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这么认真的去抱过别人。

        面对着这个可爱的女孩,我不禁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自己的自私与渺小,不禁一次又一次的想流泪,为这我们即将迎来的分别,也为着她这份简单与真挚,这份不掺任何杂质的善良。

        我只愿,山高水长,我们能再相见,一起去看星星。


评论
热度(5)

© Bramasolo-七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