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七海

清水冷了

放在桌子边缘的字迹冷了

枕在床边的梦也冷了

还有孩子

你的游戏呢 那荡在风里的笑语冷了

我凌晨的神经

敏锐得如同一只白鸽的眼神

P·S:写于北京一个寒冷的早晨

2015/1

来源:边城诗社

评论
热度(20)
  1. Bramasolo-七海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 Bramasolo-七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