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夫印象

 

他,六十多岁了,一头银白的头发,穿一件白色的长衫,搭配一条长长的蓝色围巾,非常有台湾气息的装扮。可是你要是走近看,你会发现他有着和大地色彩相近的肤色,笑起来很慈祥,让人忍不住想接近。

他会模仿鹰的叫声,模仿的很像;他会像个孩子一样,一提起那个童年的山谷就无限怀恋;他总是安静的坐在舞台一角,弹着他心爱的琴,低吟浅唱;他讲起他和妻子带着他们的猫和狗重返故乡,是那么满足惬意。他的声音很厚重,淳淳的,有朴拙的质感也有陈年的酒香,这样的声音听久了是会让人醉的,尤其是他永远带着真情的演唱,会轻易的就把你带入他的旧时光,跟他一起走啊走,走了很远很远,走在那阳光最纯净的地方。

听他唱《匆匆》,唱《芬芳的山谷》,唱《美丽岛》……你会看到岁月在这位老先生身上留下的礼物,沧桑却古朴厚重,他本身就是时间,就是故事,就是歌谣。他所有的吟唱都在诉说,尤其喜欢他那清凌的琴声,因了这简单纯粹,感情的表达反而更充沛淋漓。琴声和歌声交替着,仿佛也在诉说,诉说着那些遥远的时光,诉说着那些时光里的故事。你很难想象,尤其是《匆匆》这首歌,那仿佛还是一模一样的歌词和曲调,在他这里一唱就是几十年了。而如今他再度唱起那相同的歌,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当中掺杂的是怎样的情绪,如今所有的是怎样的心境?我无从得知,只能从那歌声中略略感受揣摩一二。

而《芬芳的山谷》,这首他重返故乡,为离世的母亲所做的歌,则提供了更多的讯息给我。这是一首纪念的歌也是一首记录的歌,是六十多岁的赤子对母亲深情的怀念,是过去人生的一个写意式的描述,他的妈妈除了去世的母亲还有大武山。原来他的音乐中一直没变的就是那浓浓的乡愁,或许这乡愁开始于他从台东到台北的那一刻,或许这乡愁开始于他音乐创作的那一刻,又或许这乡愁就是与生俱来的,植在骨子里。而现在的年轻人呢,就像胡老所说的那样,伴着iPhone、ipad长大的一群人,有谁还会再有这样这样浓的乡愁呢?

——如果你去到台湾台东、顺着太麻里溪溯溪而上、到了七公里的风口处,你会看到那鲁湾部落,嘉兰村,我的故乡。就躺在大武生的怀抱里,在那满山的桃花、飞舞的蝴蝶和芬芳的山谷里……

我多么想去看一看,这个仙境一般的地方,有满山的桃花飞舞的蝴蝶的芬芳的山谷。


评论
热度(10)
  1. Bramasolo-七海Bramasolo-七海 转载了此音乐  到 Bramasolo-music

© Bramasolo-七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