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疤痕

文/七海

我用彩色的线覆上我的疤痕
它是光滑的 白皙的
一小块活跃的皮肤
没人感觉到疤痕的存在
连它自己也忘记
有只马的眼睛为它流下眼泪

松树哼着小步曲在寻找一只鱼
没有管弦乐器办不了森林合奏
我的思绪还在时时溢出
溢出在雪天晶莹的鹿角里
令人目眩的神秘结构
和我的疤痕异曲同工

一只白鸟的羽毛扫过
那些绒毛让我直发痒
在黑夜巨大眼睛的注视下
我吃了颗樱桃不再敢说话

一只猫捂住嘴巴
一只鸽子
一只颜色鲜艳的麻雀
一种没有声息的张扬
让人措手不及
要不是它们的颜色
我险些忘记我的疤痕

那是一场漫长的疼痛
比狐狸的爱情还要长一点儿
没有疤痕
无从说起
早春的蝉鸣接上初夏的雪
发丝接上红叶的脉络
或者 你的身影 接上我的爱情

我在清醒中书写
时间低低咆哮着刮过纸面
山羊大叔的白色粉笔刮过黑板
写着写着
初夏的雪就没有了
哦 我的疤痕

2014/5/8

来源:边城诗社

评论
热度(9)
  1. Bramasolo-七海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 Bramasolo-七海 | Powered by LOFTER